2014年07月31日 13:21
   
诉求明确允集体参与牵动民心
净选盟拟公布方向续保温运动
Share |

打印

作者/本刊曾薛霏 2011年07月30日 07:26:59 pm
   

【本刊曾薛霏撰述】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2.0的709大集会,掀开了我国社会运动的新页。这段期间,无论是在互联网上或者在嘛嘛档,人民都热烈地分享这件事。随着因净选盟集会而被捕的六名社会主义党干部在昨天获释,民间的运动如何保温,凝聚人民正热切发放的行动力,又或者会在此画上句点?

评论人陈亚才认为,净选盟的运动会否就此告一段落,得胥视政府是否继续打压,而民间组织是否主动地推动活动保温。

他点出,之前政府和警方都透露将对付净选盟参与者以及社党干部,若总检察署真的提控,那么声援的行动将会继续。另一个层面则是由净选盟继续提出明确的改革方向,并且有空间让民众可以参与表达他们的支持。

陈亚才(右图)说,净选盟两个多月的运动,让他看到很多正面的发展,特别是人民已不再恐惧了。他以1987年茅草行动比较这场净选盟集会,并指民间并没有紧张气氛,而大家看到的是政府制造出来的紧张气氛,人民并不那么认为。

他表示,在茅草行动时,民间真的噤若寒蝉,社团领袖出国的出国,溜走的溜走,公开表态的少之又少,表明支持的更是凤毛麟角,与现在人民公开表态要上街,而在上街后撰写心情故事、自豪地跟朋友分享自己的故事极为不同。

他说:“参与者认为自己有机会参与是荣耀的事。他们在面子书上、写文章,跟朋友和家人谈论此事,充分利用机会分享自己参与集会的荣誉感。甚至愿意以真实姓名与人分享。”

陈亚才认为,在警方和政府极尽所能封城、逮捕穿黄衣者之后,还有几万人上街,这显示了民众的信心是相当稳定的,他们摆脱了恐惧,甚至将参加集会看成是爱国的表现,他们认为自己在协助这个国家进步,这与24年前的茅草行动相比,民间运动是在进步的过程中。

捕捉到人民的想象力

从事过多年社会运动的陈亚才也点出,净选盟集会后,每当有任何集会呼吁,人民都积极响应,如之前出席表达不满赵明福案皇委会报告的集会、争取释放社党干部的集会等,在个别地方都有一定的支持力量。这也是一大进步。

他说,民间运动要确保参与者可以长时间持续地参与是很多社会运动的大挑战,他从这几个星期的活动观察到,人民都有更大的承诺来持续参与这些活动。

他也分析,群众的参与情况,其实反映了群众苦闷并欲寻求出路的过程,“每个人都向做事,每个人都感到体制有问题,不只是选委会和选举制度有问题而已,但是难以找到着力点,因此任何行动都是为自己的思想以及为国家寻求出路的过程。”

他认为,净选盟八大明确的选举诉求以及净选盟委员会的领导,特别是主席安碧嘉(Ambiga Sreenevasan)成功牵动大家的心。同时,随着净选盟举办游行,人民也可以有所行动来表达,才可以吸引到许多人参与。

在集会后,净选盟主席安碧嘉(左图右)和选委会副主席旺阿末旺奥玛(Wan Ahmad Wan Omar,左图左)两度对谈也仍人民对净选盟有信心。

陈亚才点出,安碧嘉在对谈会上明确地重申净选盟的诉求,并且有理有据地表达清楚选举的问题,直指选委会的不足。此举反驳了官方刻意将上街描绘为潜在暴动,人民都是盲目的追随者,集会后一切就结束的印象。反之,净选盟在集会后依然坚定地表达了要改革选制的立场。

与净选盟相比,举办反对净选盟集会的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和巫青团就予人他们胡闹,比小丑还不如的形象。陈亚才认为,这种比较是一个机会教育,让民众自行评估净选盟与这两个组织的主张和行动。

保温工作须有方向和集体行动

在论及净选盟运动的成功时,陈亚才直言,这是因为净选盟有明确的改革方向和具体诉求。净选盟提出的八大诉求非常明确,是马上可以决定做或不做的事,如竞选期21天,是马上就可以决定的。

此外,净选盟集会也给予人民一个上街表态的机会,真正以行动实践宪赋的集会权利,而不是写信表达不满这类流于形式的民主。

再加上许多专业人士、宗教人士也纷纷出来相挺,给予年轻一代很大的鼓舞,也打破了人们认为专业人士高不可攀的印象,这些都是很好的身教。

虽然在这方面净选盟运动获得成功,但是需要凝聚其他领域的社运,在各自着重自己的斗争之余,也可互相支援,壮大力量。

陈亚才认为,只要这种风气能扩展下去,民间的力量会比较成熟。

净选盟还在研究运动方向

虽然如此,自709集会后,净选盟还没有详细地列出要如何推动净选盟提出的八点诉求,提供运动方向。从社交媒体上许多的书写和专页都可以看到人民有很多需要宣泄的情绪与热情,因而自动自发地发起一些专页,甚至制作大集会的短片,然而,在激情之后,运动该走向何方将是净选盟和其他民间组织非常大的挑战。

净选盟委员黄进发(左图)接受《独立新闻在线》访问时表示,净选盟委员会还在研究和讨论运动的走向。由于集会后,净选盟忙着处理一些集会后的工作,若警方不继续打压净选盟,在未来一两个月内,净选盟将会开始一些培训和全国巡回活动。

黄进发认为,目前人民可做的方式是将选举诉求和选举制度弊端的资讯广为传播,同时也呼吁大家登记为选民。

虽然净选盟委员会尚未明确公布运动走向,但是研究选举制度的黄进发主张接下来的运动方向,应该着重在三个重要的选制改革面向:一、选民册;二、选区划分以及;三、公平的竞争平台。

他认为,选民册的问题非常重要,除了要争取选委会将权力下放给党团代表清理选民册之外,净选盟也将极力争取自动登记选民制。他点出,自动登记选民和涤除已逝世或失去公民权的选民根本不需要修改法令。

所谓自动登记选民制即,任何符合成为选民资格的人都会自动登记为选民,黄进发认为这并不难,因为选委会和国民登记局的系统已连线。这样一来,目前尚未登记为选民的370万公民将可直接登记为选民。

建议新选区划分制度

另一项重要的方向则是选区划分。黄进发点出,虽然选区划分在来届大选不会有太多的影响,但会有长远的影响。

根据先有的选区划分方式,国会选区的选民人数,乡区为3万人以下;半城乡为3万至5万9000人;城市地区则是6万人以上。易言之,乡区和城市选区的选民人数差距大约50%,一个乡区选民的选票价值等于两个城市选民的票。

至于在州议席方面,乡区选民人数为1万5000以下;半城乡为1万5000至2万4000人;城市地区则是2万5000人以上。易言之,乡区和城市选区的选民人数差距大约25%。

黄进发建议的新选区划分方式为,在同一个州属中,以最少选民的国会选区的一半人数为划分州议席的标杆,即州选区的选民人数不能超过该标杆数额。打个比方,最少选民的国会选区人数为3万人,易言之,1万5000人将是划分州选区的标杆数额。州内的州选区,无论是乡区或城市选区都不能超过1万5000人。

他说,这样一来,若选委会要将乡区的国会选区都划得很小,那么同样的,城市的州选区也必须划得很小。虽然无法在国会议席上打破乡区过度被代表的情况,即有很多小的乡区国会选区,但是在州选区方面则可打破州选区画得太大的情况,这样在州政府方面,城市的选民则可以得到比较多的代表。

此外,他认为,另一个运动方向则是确保公平的选举平台即杜绝贪污、公共机构中立、竞选期多达21天、公平使用媒体等,并指这将是比较全面的政治运动,需要与其他运动结合一起推动。

读者来函 [1]

古代“皇命不可违”,现代“民意不可违”

作者/七孔生烟 2011年08月01日 12:35 pm


一颗老鼠屎

709净选盟2.0的大游行前,民政党众领袖只能鹦鹉学舌,无所谓立场!仗义!难得709净选盟2.0大游行后,给民政党众领袖一个摆脱鹦鹉学舌的束缚机会。

首先由涂仲仪在《光华日报》异言堂呼吁囯阵政应该跟上潮流!他表示:“资讯的传播越来越方便快捷,人民对政府的要求和生活的需求不断提升,未来走上街头的请愿者人数只会有增无减;若政府不跟上潮流或小看诉求,继续使用镇压的强权方式来否定这个诉求平台,这个政府将会越来越不入流。

喜欢与否,街头游行与和平请愿是民主政治里的寻常生态、更是新新时代的动作。做政府的,来到这个时代,再也不能一厢情愿的给那些上街游行或示威的民眾贴上“找碴”的标签。

以上的发言,虽然算不了什么仗义,但总算有点进步,跟上了人民的脚步。

再来轮到郑可扬为民政党煮了一锅好粥,他身为国阵人,竟然还敢说忤逆巫统的话:挑战警方,不要滥用紧急法令,没证据提控,请马上放人。

如此勇敢,刚要给他鼓掌,怎么知道被陈莲花斥马来西亚人民吃饱没事做?上街“非法”游行,不如在家种菜养鸡,把非法的时间变成合法的生产力,才能抗通膨。

唉!就这么样!好好的一锅粥,就被一颗老鼠屎(陈莲花)给搞糟了,民政党里,有陈莲花如此素质的领袖存在的一天,民政党想翻身?相信大家都会说:“很难了!”。

古代,“皇命不可违”,现代,“民意不可违”

现在连国大党也罕见地力挺在紧急法令下被扣留的社会主义党六名领袖,认为这六人没有犯下严重罪刑,因此要求释放他们。

虽然,国大党主席巴拉尼维只是因为担心大选会冲击国阵,而作出要求释放他们。却也等于国大党开始作出了改变。

终于!人民再一次获得的胜利,经过28日的紧急法令,警方今天终于释放社会主义党6名干部。

由此可知,在古代,“皇命不可违”,在现代,“民意不可违”, 在以前,人民害怕国阵政府的恐吓!恐惧种族极端主义政客的威胁,在现在,正是政府的激烈反应,种族极端主义政客的煽动,才会带动净选盟的声势,促使逾万民众走上街头。

所以,今时今日的马华公会民政还不作出改变,顺应民意,它们双双乘坐国阵号去荷兰是指日可待的了!





发表评论

您必须先登入才能发表评论

 


 
 
     
 


 
更多新闻
密司忒
2012年08月31日 7:24 pm
902挑衅者捣乱将交警方法办
反山埃委会冀黄燕燕安南赴会
2012年08月31日 6:59 pm
今天,我们熄灯了
2012年08月31日 5:51 pm
“魔镜”的折射
——再谈乔治市壁画
2012年08月31日 5:23 pm
若是我有一百万
2012年08月31日 4:54 pm
要教育部一个月内发新批文
六华团促教长出面解决问题
2012年08月31日 4:02 pm
预设立场漂白稀土厂
特委会仅是做政治秀
2012年08月31日 3:24 pm
308以来人民展示力量
国阵执政集团不思长进
2012年08月31日 2:29 pm
活在真实中
2012年08月31日 1:18 pm
下次集会在国会旅游及文化部
捍委会扬言将在大选传达诉求
2012年08月31日 12:58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