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7月24日 18:39
   
拜托,别再“一个马来西亚”了!
Share |

打印

作者/庄迪澎 2011年01月28日 02:31:16 pm
   

【寒蝉有声/庄迪澎专栏】“口号治国”是马来西亚巫统党籍首相的习性,从马哈迪的“廉洁、有效率及可信赖”(Bersih, Cekap dan Amanah)、阿都拉巴达威的“和我一起工作,不是为我工作”(Work with me, not for me),到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本,立即表现”(1Malaysia, People First, Performance Now),都是他们在出任首相之初喊出的治国口号。

马哈迪在位时间较长,任内口号除了“廉洁、有效率及可信赖”之外,第二个十年开始还有另一个口号――“2020年宏愿”(Wawasan 2020)。由于是个着眼于未来30年且经济挂帅的发展远景,在1997年金融风暴之前经济成长率连年8%以上的美景中,“2020年宏愿”几乎是媒体天天必提的“金句”,营造着一种奋力前进的氛围,而“廉洁、有效率及可信赖”早已被人淡忘了。

众所周知,“口号”总是说得比唱的好听,否则就不成口号。经过精心构思的口号,也许隽永悦耳,但是丑陋不堪的现实却往往成为它们最强烈的嘲讽;例如“廉洁、有效率及可信赖”言犹在耳之际,各种财务丑闻便接踵而来――土著金融丑闻、马明可丑闻、公积金与玛古瓦沙(Makuwasa)丑闻、新泛电丑闻及存款合作社丑闻――在土著金融丑闻中甚至发生调查员在香港遭谋杀弃尸海岸的悬案。

马哈迪和阿都拉的治国口号,究竟是幕僚审时度势之作,抑或重金礼聘跨国公关公司构思之作,我没有考究,印象中也没有这方面的报道和讨论。不过,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却已公认是跨国公关公司之作,“不幸”且讽刺的还是拾人牙慧,复制自同一家公司的“一个以色列”产品。既然是取自不同国家的复制品,其适用性自然成疑,而且既空洞又矛盾。首先,若说“一个马来西亚”是全民团结愿景,难道说独立迄今我国都是四分五裂?其次,若说“一个马来西亚”是祛除种族属性差异,它是“一个民族、一种语言”同化政策的时髦版吗?再者,若说“一个马来西亚”是消除差别待遇,请问政府制订了哪些相应政策?

纳吉无法阐述“一个马来西亚”

纳吉内涵贫瘠、政绩平庸,不思治国方略,更凸显了“一个马来西亚”的空洞;马来西亚北方大学政治学资深讲师莫哈末阿兹祖丁(Mohd Azizuddin Mohd Sani)在2009年的一篇论文中写道:

当有人问他(纳吉)“一个马来西亚”概念的含义为何时,纳吉无法连贯地阐述。他未能将他的“一个马来西亚”概念与其政党所追求的团结政府串联起来。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无非是他高薪礼聘的公关人员弄出来的油腔滑调。(注一)

莫哈末阿兹祖丁在同一篇文章中引述了旅美医生巴克里慕沙(M. Bakri Musa)的一段文字,虽然行文含蓄,却也赤裸裸地暴露了纳吉的内涵阙如:

当我浏览马哈迪、林吉祥或安华依布拉欣的网站时,我知道这些文章从语气到写作风格都反映了作者本人。1Malaysia.com网站未能让我有同感。它俨然是第三者的观点,而非个人观点,表达个人观点恰恰是开设部落格的主要缘由。当然,我并不指望纳吉亲自写演讲稿,他有其他重要的事要做,例如治国。然而,我期待他能领导他的文胆,而且阅读这些演讲稿的定稿,并且做必要的修订,以便这些演讲稿能真正代表他,且听起来仿佛是出自他的手笔。他必须留下自己的印记。

虽然如此,“一个马来西亚”作为纳吉刻意营造的宰制意识形态,是毋庸置疑的。意大利哲学家葛兰西(Antonio Gramsci)提出的“文化霸权”(Hegemony)的关系是一种调教(pedagogic)关系,除了学校是执行“调教”工作的最重要部门,其他不同的“霸权工具”如教会、媒体,甚至建筑式样和街道的名称,都能使统治阶级不只是证明且维持其宰制。对照“一个马来西亚”口号出台后,所有传统媒体都不厌其烦地重复宣传,而且“一个马来西亚诊所”、“一个马来西亚生活营”、“一个马来西亚车赛”等各式各样的活动都在不断深化“一个马来西亚”论述的印象,乃至于社团和政党的文告,都要牵强附会地置入行销“一个马来西亚”,几乎到了宣扬教条的地步,其试图作为一种霸权论述的意图显而易见。

民联助纳吉一臂之力

尽管内涵空洞,但是纳吉试图以“一个马来西亚”作为其统治的霸权论述,可说已经成功了一半。虽然它是一个了无新意的苍白论述,却营造了一种俨然全民平等的政治新气象已随纳吉而出现的幻象。“一个马来西亚”的成功,除了是因为国阵/纳吉掌控庞大的国家机关和渗透面深而广的各种宣传机器,民联其实也居功厥伟,而这一点可能是民联不自觉的,这才悲哀!

“一个马来西亚”能大行其道,所向无敌,其中一个原因是民联未能提出足以抗衡的替代论述。文化霸权的建构既非一蹴而成,也不是一劳永逸,它是一场“不断革命”,替代论述得不断在意识形态场域里挑战霸权论述,才有可能瓦解霸权论述。“一个马来西亚”既然没有对手,当然不战而胜。

不过,民联诸公更应深刻自省的是,他们总是在助纳吉一臂之力而不自觉。自从“一个马来西亚”口号出台后,许多民联从政者,从没有官职的基层“小咖”到担任国州议员的“中咖”和“大咖”――包括纵横政坛数十年的林吉祥――批评、攻击政府机关的政策偏颇或行政缺失时,经常要说上一句“违反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精神”的话语。

这类例子比比皆是,列举一二:林吉祥在去年5月12日非议翌日的“马来人崛起”大集会、7月26日非议政府禁止学校成立回教以外的宗教学会的政策,以及8月20日非议《马来西亚前锋报》捏造槟州一些回教堂祈祷讲道时以首长之名取代国家元首之名的报道,都写上一句“违反‘一个马来西亚’原则”。

他们以为这么说是在嘲讽纳吉,但实际上反而是在肯定“一个马来西亚”的正当性和确认纳吉的正直。不是吗?民联从政者以“违反‘一个马来西亚’精神/政策/原则”这句话非议国阵政府的错误时,正是把纳吉和这些错误切割,恰恰是在告诉受众:纳吉是对的/好的、“一个马来西亚”是对的/好的,只是那些内阁部长和官僚阳奉阴违,没有贯彻、遵守、执行纳吉的善治。换言之,一切的错,都不是纳吉的错--虽然身为政府首长、国阵和巫统主席,纳吉对于政府的一切过失负有不可推卸之责任。

“忠诚的在野党”资深从政者如林吉祥尚且如此“肯定”纳吉和“一个马来西亚”,这个霸权论述还能不成功吗?所以,拜托,请民联和有自觉的民间组织别再左一句“一个马来西亚”、右一句“一个马来西亚”了!

注一:Mohd Sani, M. A. (2009). The Emergence of New Politics in Malaysia: From Consociational to Deliberative Democracy. Taiwan Journal of Democracy, 5 (2): 97-125.

庄迪澎是《独立新闻在线》总编辑。

读者来函 [0]
没有读者来函
发表评论

您必须先登入才能发表评论

 


 
 
     
 


 
更多新闻
密司忒
2012年08月31日 7:24 pm
902挑衅者捣乱将交警方法办
反山埃委会冀黄燕燕安南赴会
2012年08月31日 6:59 pm
今天,我们熄灯了
2012年08月31日 5:51 pm
“魔镜”的折射
——再谈乔治市壁画
2012年08月31日 5:23 pm
若是我有一百万
2012年08月31日 4:54 pm
要教育部一个月内发新批文
六华团促教长出面解决问题
2012年08月31日 4:02 pm
预设立场漂白稀土厂
特委会仅是做政治秀
2012年08月31日 3:24 pm
308以来人民展示力量
国阵执政集团不思长进
2012年08月31日 2:29 pm
活在真实中
2012年08月31日 1:18 pm
下次集会在国会旅游及文化部
捍委会扬言将在大选传达诉求
2012年08月31日 12:58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