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4月16日 18:55
   
碍难正面迎战联邦皇室牌
雪民联借修宪逼巫统表态
Share |

打印

作者/本刊黄书琪 2011年01月13日 06:48:49 pm
   

【本刊黄书琪撰述】从2010年杪跨进2011年初的雪兰莪州秘书风波,尽管民联雪州政府摆出“强项令”的姿态,最后却不得不出席在皇宫举行的州秘书宣誓仪式。一旦巫统祭出皇室牌,民联就无法硬抗到底,在保住州政权与州政府尊严的节骨眼上,只能避免与皇室正面交锋。

人民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左图)不讳言:“我们现在避免跟皇室交锋。”曾任该党策略局主任的他指出,在野党尽量把战场移到州与中央政府对抗议题上,“但中央迟迟不出面,一直用皇室、苏丹跟我们周旋……这是我们的困境”。

的确,以州秘书委任事件延烧的苏海米事件为例,身为太子园州议员的苏海米(Shuhaimi Shafie)因为在部落格上评论州秘书委任一事,遭巫统喉舌《马来西亚前锋报》(Utusan Malaysia)拿来大作文章,被巫统指为叛君。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与雪州反偏差联盟(Gagasan Anti Penyelewengan Selangor,简称GAPS)更直接向警方报案检举。 【点击:苏海米服务中心遭泼红漆 连日来被指非议苏丹叛君】

最后,苏海米被迫对外声明,若苏丹觉得遭其言论冒犯,他愿意道歉。而更早之前,州务大臣卡立依布拉欣(Khalid Ibrahim)尽管多么百般不愿意,也必须板着脸出席古斯林的宣誓仪式。

仪式更改被迫出席

卡立早在1月3日就已发表文告,说明民联雪州政府不会出席任何与古斯林有关的仪式,所以,“在州务大臣面前宣誓的仪式不会举行”(majlis angkat sumpah di hadapan Menteri Besar tidak akan diadakan)。【点击:古斯林被禁止出席会议 雪州拟修宪恢复委任权】

但是,卡立(右图右)却在1月6日当天,板着脸与其他行政议员一起出席了这场仪式,见证州秘书宣誓就任。

雪州资深行政议员郭素沁坦言,他们原本是不想出席的,“但是,后来我们发现整个节目有更改”。

所谓的节目更改包括,原订见证古斯林宣誓的皇室代表从苏丹弟弟登姑苏莱曼沙(Tengku Sulaiman Shah)换成苏丹沙拉弗丁(Sultan Sharafuddin Idris Shah)本人。

除此以外,当天仪式还包括苏丹授勋王储登姑阿米尔沙(Tengku Amir Shah),王储人在国外,特地回国领勋。郭素沁因此直言:“这是未来苏丹,你要不要给脸?”

苏丹不悦遭拖下水

更糟的是,苏丹在当天仪式上致御词时,劈头就指责“不负责任的某一方”扭曲其谕令,混淆雪州人民。接着又说:“朕强调朕绝对没有偏袒任何一方或任何政党。”

仪式之后,苏丹机要秘书莫哈末慕尼(Mohamad Munir Bani)立即召开记者会说明整个委任州秘书程序过程,回应卡立之文告,强调自己对外发出的文告皆得到苏丹殿下之御准。由此看来,苏丹一方显然对整个事态之发展大表不满。

郭素沁解释说:“苏丹觉得他自己夹在中间。”根据她的说法,苏丹殿下自觉照着所有法律行事,但媒体的报道却似乎是他偏袒某一方,“他觉得他给我们拉下水,当然不高兴。”

苏丹、皇室虽然是君主立宪体制底下的仪式性象征而已,但在我国政治上却扮演极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封建思想依然存续的情况下,被指为叛君的一方恐须面对流失乡区马来选票的困境,所以,避免交锋是可以理解的策略。

担忧假布条乃夺权雪州前奏

蔡添强就指出,在1月11日当天,民联在莎亚南各处发现冒名民联的反皇室布条就是一个警讯,他担忧有心人故意放置这些冒名布条,似乎民联雪州政府真的欲颠覆皇室、君主立宪,“假设弄假成真,我担心这是中央干涉雪州的借口。”

最终的结果就是由中央接管雪兰莪政府,所以,他认为必须小心行事。他指出1977年回教党丢失吉兰丹政权正是借鉴,“同样的人,同样的玩法”。

被蔡添强指为“同样的人”的是土著权威组织主席依布拉欣阿里(Ibrahim Ali,右图),他当年就是站在前线,与遭回教党开除的州务大臣莫哈末纳西尔(Mohamed Nasir)一起组织集会的领头羊。

巫统中央政府最后以《联邦宪法》第150条暂停《吉兰丹州宪法》之行使,以国家行动理事会之方式接管吉兰丹州政府。有巫统撑腰的莫哈末纳西尔自立门户成立回教阵线(Barisan Jemaah Islamiah Se-Malaysia,简称BERJASA),依布拉欣就是青年团团长,回教党自此失去该州政权至1990年方重夺丹州。

因此,蔡添强再三强调,面对与皇室有关的攻击,在野党必须小心应付。

民联修宪考验巫统立场

就在巫统大玩皇室牌的同时,民联雪州实际上也试图透过修宪,阐明该政治联盟对皇室、王权的立场。卡立在力挽狂澜不果之后,即对外宣布召开紧急州议会,修改《雪州宪法》,更动1993年修宪撤除的苏丹权力。 【点击:大臣援公益为由挪前会议 雪议会本月24日讨论修宪】

此举当然是讨好皇室,更可被视为是捍卫君主立宪、苏丹、皇室的举动。

郭素沁(左图)坦言,因为民联雪州议员不及全数之三分之二,加上此立法不可能遡及既往,对古斯林任命案根本不会有任何效力,所以,修宪之倡议最主要是阐明雪州民联之立场,“我们说现在的宪法、程序有问题,所以我们透过修宪表明我们要的程序、法律”。

更重要的是,这项修宪案实际上是把巫统当年主导撤除的苏丹权力还予苏丹,是否出席这场紧急州议会,是否支持民联的修宪案,刻正考验他们支持皇室、苏丹的立场,郭素沁说:“他们要玩皇室牌,但我们修宪时,他们又不出席,就说不过去。”

读者来函 [1]

修宪岂不为人作嫁?

作者/maozi 2011年01月16日 11:28 am

苏丹在君主立宪制底下,地位超然于政治之上,本不该与行政、立法或司法权有任何干系。然世事无绝对,很多事情无法黑白分明的分隔开来。尤其在政治圈里,权力与利益关系纠结,每每是剪不断、理还乱的。皇室成员们在商界的参与,与巫统主导的官联经济体系中,不是有千丝万缕的干系吗?

各州苏丹以至国家元首,在马哈迪1993年修宪之后,政治地位江河日下。但自308以来,国内朝野政党实力逼近,因此身为国家/州元首的苏丹们,突然间身价飙涨,成为朝野拉拢的对象,原因无他,因在君主立宪制下,行政单位必须(程序上)受到州/国家元首的认同。但翻翻旧账--自308大选后,皇权干预的记录都对国阵有利,如霹雳州变天事件和这次的古斯林事件。因此,民联若现在修宪恢复皇权,岂非为雪兰莪变天铺顺了路?苏丹乃变天(至少在国阵的粗糙做法中)至关重要的一环,不是吗?
发表评论

您必须先登入才能发表评论

 


 
 
     
 


 
更多新闻
密司忒
2012年08月31日 7:24 pm
902挑衅者捣乱将交警方法办
反山埃委会冀黄燕燕安南赴会
2012年08月31日 6:59 pm
今天,我们熄灯了
2012年08月31日 5:51 pm
“魔镜”的折射
——再谈乔治市壁画
2012年08月31日 5:23 pm
若是我有一百万
2012年08月31日 4:54 pm
要教育部一个月内发新批文
六华团促教长出面解决问题
2012年08月31日 4:02 pm
预设立场漂白稀土厂
特委会仅是做政治秀
2012年08月31日 3:24 pm
308以来人民展示力量
国阵执政集团不思长进
2012年08月31日 2:29 pm
活在真实中
2012年08月31日 1:18 pm
下次集会在国会旅游及文化部
捍委会扬言将在大选传达诉求
2012年08月31日 12:58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