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7月31日 15:23
   
我又来抹黑星洲了
--回应《星洲日报》陈莉莉
Share |

打印

作者/陈慧思 2010年09月02日 06:52:24 pm
   

【牛角尖尖/陈慧思专栏】来了,还来得真快。

我在《为孩子教育,本南人寄居鸡寮》一文中,批评砂拉越木材大亨、常青集团执行主席张晓卿热心中国教育,且被称作“儿童慈善家”,可是对故土原住民孩子的困境视若无睹,在砂拉越原住民地区未见有建校、资助原住民孩童等义举;其旗下媒体《星洲日报》热心发起“爱心助养中国儿童计划”,但是竟坐视砂拉越原住民的教育问题不理,未见发起“爱心助养本南人计划”。

《星洲日报》专题记者陈莉莉今天即刻在该报“沟通平台”一栏为文反驳我的说法,指责《独立新闻在线》抹黑“在慈善方面做得最积极”的《星洲日报》。她说,《星洲日报》早在2004年,就己在马来西亚推展了“情在人间爱心助养计划”,助养本地贫困学生,后来才把类似的助学概念扩展至中国农村。

她说,“助学计划的总负责人萧依钊一早就想在东马发起原住民助学计划,可是熟悉砂拉越政治复杂性的当地好友劝说,如果用星洲日报名义发起这样的扶贫计划,会引发政治敏感问题。她只好通过私人间接的管道捐助当地的原住民”。

她还说,“据东马记者说,张晓卿社长这些年来对原住民社区的建设和福利作出了不少贡献”。我等她告诉我,张晓卿给原住民社区带来什么建设和福利?但她只说“张社长在东马的事情,我不太清楚”。

一句“我不太清楚”,就算交代了张晓卿的善行吗?张晓卿拥有的常青集团在砂拉越大事开发原住民习俗地,侵犯原属原住民的土地,且因在其开发的各国土地侵犯人权、暴力迫迁、破坏环境而成为国际人权和环保界的公敌,然而,问道张晓卿及其常青集团替砂拉越原住民的教育做过什么贡献时,只落得其属下职员的一句“我不太清楚”。这,还不够讽刺吗?就算张晓卿在原住民地区行过什么善,他的善行和他的破坏能呈正比吗?

听听砂拉越原住民朋友怎么说吧。问道有没有听说常青集团扶助原住民的教育,我在砂拉越的两个原住民非政府组织朋友说,他们“从未听闻”常青集团替原住民的教育作出贡献。

其中一个朋友说:“如果他说有,就证明给我们看,告诉我是在布拉甲(Belaga)还是峇南(Baram),哪个长屋、什么时候、捐给谁,我会去到那里问个清楚。”

他说,常青集团有的是一年一度到原住民区派红包、在原住民去世时发一下帛金等,并没有给予原住民长期性的援助、协助解决原住民的教育问题,未算尽到大财团的社会责任。

另一原住民朋友则说:“有吗?怎么没有听说过?我走遍原住民地区,但没听说过,他在哪里建过学校?”

莫非张晓卿匿名助学?

有,张晓卿和常青集团当然有建过学校,其分别于2002年和2004年捐建大同市常青中学,还于2005年在诗巫办了一所常青工艺学院、于2007年在诗巫筹建中心小学建新校舍,张晓卿、常青集团和《星洲日报》在中国、诗巫乃至其他华人地区是天使没错,可是到了原住民地区,这个合成体就原形毕露了。

张晓卿(右图)和常青集团热心东马原住民教育,热心到了就连活跃的原住民亦闻所未闻的地步。在常青集团官方网站收录的常青集团“献爱心”的新闻库中,我只见到常青集团捐建一所教堂、给教堂捐献一辆车、捐出一辆救伤车、张晓卿在2008年给中国雪灾捐出50万元、《星洲日报》读者助养4426名中国孩子等新闻,没有特别捐助东马原住民的报道。

常青集团给教堂捐出一辆车尚有记录,难道张晓卿真的给砂州原住民作出了莫大贡献而不留名?如果张晓卿真的匿名行善,还请他现身说明,我愿重新检视自己的文章还他一个公道,还望他的善行和他造成的破坏能呈正比。

另外,常青基金会还设有“怀恩基金”,提供“有需要和最值得”的学生奖学金上高等学府,我在这里还请常青集团公布这份名单,让我们检视,里头有多少个原住民、多少个本南人?

很多原住民特别是本南人自小就失学了,根本没有机会念完中学,更何况大学?我在想,有几个原住民可以领到常青的大专奖学金?

如果常青真的怜悯砂拉越的原住民,还请助养本南孩子,让他们有机会上小学、念中学。

星洲助养学生多是华裔

陈莉莉好意思说,“星洲日报读者爱心助学计划”助养了加里曼丹山区50名原住民孩子,那是累计了多少年的记录?星洲基金会“2009年情在人间助学计划受惠学生名单”中,只有大约五个异族同胞的名字,这当中,有几个被无良木材商欺压的东马原住民的孩子?这当中,又有没有原住民之中生活最困苦的本南人?

《星洲日报》的第三届“爱心助养中国儿童计划”一次就助养了4426名中国贫穷孩童,那50个加里曼丹山区原住民的记录,算得了什么?在巴贡水坝重置计划中被重置到双溪阿刹(Sungai Asap)的原住民只有一万人,而姆伦水坝重置计划受影响的原住民只有大约1000人,如果获准开发巴贡一带16万公顷土地的常青集团愿意伸出援手,关注当地原住民的教育问题,我们在双溪阿刹一带还会见到那么多失学的本南人吗?

另外,如果《星洲日报》愿意推出“爱心助养本南人计划”,凭其一年助养4426名中国孩童的记录,只消数年本南人的失学问题就可大幅改善了,还轮到我们这些小媒体置啄吗?

陈莉莉说:“助学计划的总负责人萧依钊一早就想在东马发起原住民助学计划,可是熟悉砂拉越政治复杂性的当地好友劝说,如果用星洲日报名义发起这样的扶贫计划,会引发政治敏感问题。她只好通过私人间接的管道捐助当地的原住民。”

请问,《星洲日报》助养原住民孩童,会引发什么“政治敏感问题”?我的想象力犹有未及,实在无法想象助养孩童会引发什么“政治敏感问题”,还请《星洲日报》诸人公开指教,也好让正在推行本南人学前教育计划的隆雪华青有个心理准备。

另外,萧依钊又通过什么“私人间接管道”、给了当地原住民哪些帮助?请说,否则我用猜的,《星洲日报》又要骂我瞎猜了。

凡常青走过,哀鸿遍野

《星洲日报都在援助本地贫困孩童》这篇文章的题目用得很巧妙,内容亦很巧妙。陈莉莉满腹委屈地说,“星洲日报及她的一群读者一直都在做善事,《独立新闻在线》为何对这些视若无睹?为何在慈善方面做得最积极的星洲日报受到责难?而那些不做或少做善事的媒体却振振有词的在那儿对星洲日报评头论足?”“这网站的记者为何不问他们背后的金主们,又为原住民及本地的贫困学生做了什么?”

哈啰,没有人说《星洲日报》特别是其读者没有做善事,我只是质疑,何以《星洲日报》做尽善事,却是没有关注砂拉越原住民特别是本南人的困境、没有像报道中国孩童失学问题一样,热心及广泛地报道在张晓卿自家门前一再上演的本南人失学问题?

我强调“砂拉越原住民”、“本南人”,是因为这些雨林中的弱势族群,是砂拉越伐木业官商勾结的最大受害者。张晓卿拥有的常青集团霸占了原住民的传统习俗地、大肆砍伐森林种植油棕,建立了傲视亚洲乃至全球的企业王国、跻身马来西亚十大富豪榜、全球千大富豪榜,对当地的原住民岂非应有更大的责任、更多的怜悯?

但是,张晓卿有吗?我们只看到,凡常青走过之处,皆哀鸿遍野。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Green Peace)形容常青“无法无天”、“参与重大的森林犯罪,他们破坏性地采伐大面积的原始森林,无视国家法律、本地习俗和资源所有者的权利。他们在政治精英们保护下的行为引发了大规模的环境破坏,加重了在地居民的贫困。”【点击:伐木致富扩张媒体版图 环保组织谴责常青荒蛮采伐】

法官怒斥常青恐吓报社

另外,去年六月,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环保组织特组代表团亲临我国,控诉常青集团暴力迫迁当地的原住民,疾吁我国政府正视我国公司在他们的国家制造的问题,并设定商业操守准则(code of business conducts)约束我国公司。【点击:我国油棕和伐木公司名声狼藉 印尼和巴布亚代表抵隆讨说法】

拥有我国四家中文报、坐拥一个媒体王国的张晓卿企业,还因起诉巴布亚新几内亚一家报社诽谤,而遭当地法官怒斥其滥用法庭程序威胁、恐吓和骚扰该报社。

根据ABC News7月13日的报道,常青因当地报章Post Courier转载一家澳洲报章一篇名为“巴布亚新几内亚森林强暴案”(The rape of PNG forest)的文章起诉该报诽谤,结果法官安宾(Ambeng Kandakasi)驳回此案时直轰常青滥用法庭程序,以威胁、恐吓和骚扰该报社,以致该报被迫承担不必要的花费。

法官还说,常青利用法庭以阻止及分散Post Courier报道其在伐木业的操行的注意力。他且指示常青的代表律师麦克威尔逊(Michael Wilson)接受造伪证的调查。

正如以前的星洲媒体集团、现在的世华媒体集团一贯的作风,常青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拥有的报社The National并没有报道这项有损常青名声的判决。

《星洲日报》的一众作者总是说,《独立新闻在线》喜欢抹黑《星洲日报》及伟大的张老板,看来,喜欢抹黑《星洲日报》及伟大的张老板的,何止《独立新闻在线》?干这抹黑勾当的,还有巴布亚新几内亚人、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法官还有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

陈慧思是《独立新闻在线》代总编辑兼中文版主编。

读者来函 [5]

别因张晓卿少帮原住民就封杀他的贡献!

作者/Artsy 2010年10月04日 12:06 pm

致:这位抹黑星洲的作者

我认为,张晓卿在哪里做慈善、给谁去做慈善、谁受益等,你没有资格批评。其它成功企业家没做慈善你就不评论,张晓卿做慈善你就给予批评。

请你深思,你批评人家在哪里做慈善却不在哪里帮帮忙,那你呢?你做的慈善有比别人好吗?

砂州穷苦人民会因为张晓卿的捐助而好转吗?不见得!你指责张晓卿少帮本南族、原住民。何不指责砂州最高职位的那位领导者霸占全砂的经济?

好像,张晓卿少帮原住民,你就要封杀他在全国各地所行的慈善。

张晓卿是白手起家,靠自己的努力创出事业,成功后还会做慈善。为何你不讲讲那些玩手段又贪得无厌又没行过善的官员?这样对张晓卿好像有点不公平,你不觉得吗?

换个角度看,一个马来西亚人在国外做慈善帮外人也是一个“把爱传出去”又不自私的行为。这点,你没想过,因为你只是一心想抹黑《星洲》。

我华语虽然很差,没有华语文凭,但当我看懂你这篇文章,真的莫名的火大!

哪里来的喉舌啊?

作者/ken918 2010年10月05日 11:25 am

我的意见是回应: 别因张晓卿少帮原住民就封杀他的贡献!


《娃娃看天下》之慈善篇

作者/chee6881 2010年10月05日 11:20 am

我的意见是回应: 别因张晓卿少帮原住民就封杀他的贡献!


善和伪善

作者/Archmage 2010年10月05日 11:18 am

我的意见是回应: 别因张晓卿少帮原住民就封杀他的贡献!

助养原住民孩童,会引发什么“政治敏感问题”?

作者/砂洲人 2010年09月03日 11:33 pm

一班强盗抢劫了一户人家,霸占了他们的房子,你认为强盗们会好好的对待这家人的孩子,给他们吃饭读书,养大养壮之后来反抗这班强盗?

这当然不是“政治敏感问题”,问题是:是谁让这班强盗去抢劫?孩子有了学问难道还不知道是谁让他们家人受苦?有了学问难道还不会反抗?

反抗会制造麻烦,而反抗成功则会造成政治变天。你认为还不够敏感吗?

这也是他们难以得到身份证的原因之一。

张晓卿是披着《星洲日报》外衣,行为伪善的“慈善家”

作者/simfocus 2010年09月03日 11:30 pm

张晓卿除了在砂拉越伐木起家,也染指各国伐木和出口树桐生意。多年来,利用“星洲基金会”筹募的善款,护航他前往落后国家行善,掩饰其在各国森林滥伐罪恶行为。可笑的是,《星洲日報》这一份号称马来西亚第一大报居然不曾捐出一点盈利,所有的捐款均来自民间。

比如利用“《星洲日報》读者爱心助学计划”募款,然后在越南以及印尼加里曼丹协助当地贫困孩子继续学业。之前,也曾在柬埔寨和巴布亚新几内亚行善,张晓卿更因此获得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的推荐,在2009年英女王83岁诞辰册封爵士,以表扬“他在商业、社区和慈善机构所作出的贡献”。结果,一些国际环保组织(包括绿色和平组织)指责他在多国从事“非法伐木”,并展开游说运动,要求女王剥夺其封衔。

捐款名誉给《星洲日報》拿了,行善名誉也给张晓卿机会发更多“森林财”,但是许多善心捐款人士却不知道被利用了。

张晓卿是披着《星洲日报》外衣,行为伪善的“慈善家”。

我想要么《星洲日报》专题记者陈莉莉一样地伪善,要么就是十分无知。



为善不能勉强,献丑不如藏拙

作者/maozi 2010年09月03日 11:30 pm

常青常青,常劈青山也。

说到为善,常青集团资助什么团体本来是他们的自由。所以,中国孩子需要资助,就资助吧!本南孩子需要资助,但若不在常青的眼界里,你也不能将这些孩子硬硬塞给他们。

其实常青之所以被牵扯进这个课题,原因大概很简单:他取之于民,却没有用之于民(或至少人家没看到他用之于民),这就说不过去了。虽说为善不为人知,但若张晓卿真的为本南人或那些家园被他们蹂躏了的人民做过什么的话,最好就说出来吧。“我不太清楚”算是哪门子答案啊?

跨国组织World Vision Malaysia在其面子书回应某赞助人有关可否选择赞助本南人时的回应颇为玩味:“While Malaysian children do not come under the World Vision child sponsorship programme, we do partner like-minded local NGOs to reach out to local communities in need.”(点击:原文链接)World Vision所做的事工包含很多国家,单只东南亚,我所知道的就包括缅甸、越南、柬埔寨、寮国、泰国和印尼。为何马来西亚独缺?World Vision既然有办法在马来西亚活动,征召马来西亚人来赞助他国的孩子,何以反而在马来西亚需要援助的那么多团体,World Vision反而无能为力呢?

换个角度看:常青集团在砂拉越可不是仅仅的商业集团,他们与执政党之人联党关系密切,张泰卿本身就是人联党籍的砂州国会议员。若说砂州是他们的天子脚下,还有上万人是需要“援助”的,而需要援助的原因是因为政府逼迁的,又或是赔偿不足、安顿不周的,更糟可能是习俗地森林是被他砍掉了的话,你让常青集团和其政治主子们,老脸往哪搁呀?

政治敏感,也许才是本南人真正的问题所在。

为善,他的葫芦里买什么药?

作者/永春万 2010年09月05日 12:41 pm

我的意见是回应: 为善不能勉强,献丑不如藏拙

原住民教育被忽略是谁的错?

作者/abc74 2010年09月03日 11:28 pm

回到原点,原住民的教育问题是谁的责任?

身为真正的土著但是其生活、卫生、教育竟然还不达该有的水平和西马的大多数土著有天壤之别。为什么会有两极化的分别呢?

本南人的困苦都已经不是一朝一夕所发生的, 而他们的问题也不是第一次所见闻的。为什么到现在他们还是面对连基本的教育问题都不能解决。身为父母官的政府到底做什么?

如果正如政府所述因“山高皇帝远”为由而使到一切都无法支援本南人,那为什么一到大选来临时,平时无人问津的深山野林的地方会热闹起来呢?有如嘉年华会!

但感安慰的是,为了不让下一代步上他们的老路,再穷也不能穷教育,死也要让下一代能得到教育。可以看得出本南人已经意识到不能再靠他人的扶持而活了。

加油!本南人!

发表评论

您必须先登入才能发表评论

 


 
 
     
 


 
更多新闻
密司忒
2012年08月31日 7:24 pm
902挑衅者捣乱将交警方法办
反山埃委会冀黄燕燕安南赴会
2012年08月31日 6:59 pm
今天,我们熄灯了
2012年08月31日 5:51 pm
“魔镜”的折射
——再谈乔治市壁画
2012年08月31日 5:23 pm
若是我有一百万
2012年08月31日 4:54 pm
要教育部一个月内发新批文
六华团促教长出面解决问题
2012年08月31日 4:02 pm
预设立场漂白稀土厂
特委会仅是做政治秀
2012年08月31日 3:24 pm
308以来人民展示力量
国阵执政集团不思长进
2012年08月31日 2:29 pm
活在真实中
2012年08月31日 1:18 pm
下次集会在国会旅游及文化部
捍委会扬言将在大选传达诉求
2012年08月31日 12:58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