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4月20日 06:16
   
黄泉安站哪一边?
Share |

打印

作者/唐南发 2008年05月26日 12:53:11 am
   

【乱石崩云/唐南发专栏】坦白说,我这代的人没见过国家的政治如此精彩:看着曾经呼风唤雨的马哈迪如今失心疯似的叫嚣,看着位高权重的阿都拉巴达威每天要担心有人喊下台退党,看着副首相纳吉为了回应在野党的指责而直冒冷汗,看着黄家定和三美威鲁从内阁部长变成国阵内部的在野党,看着翁诗杰和谢宽泰苦口婆心地喊“开拓多元种族政治”,看着这些政治人物凭借控制报章媒体塑造出来的不败神话逐一破灭,看着越来越多的各族群民众和弱势团体敢于踏足国会表达政见,甚至同国家机器抗衡,心里只有一个字:爽。

 

固然有人担心巫统一日不能恢复元气,国家经济就一日不能稳定,而这正是典型小资产阶级怕乱的心态;我很惊讶就连民主行动党籍的槟州日落洞区(Jelutong)国会议员黄泉安也不能幸免,他竟然在巫统内斗白热化之际呼吁阿都拉交待退休计划,以免国家经济日渐走下坡,言论和马哈迪如出一辙。问题是,这位从部落客变“歪鼻”的在野党红人难道不晓得阿都拉下台就意味着纳吉上台?以黄泉安对政治的敏感度,他岂会不清楚纳吉是什么样的人物?

 

这个人在1987年还是巫青团长时,誓言要“用华人的血洗马来剑”;在近两年,又涉嫌抽取国防回扣和蒙古女子阿尔丹杜雅之死。到了最近,面对国民服务开始至今牺牲了16条宝贵的年轻生命,纳吉的回应竟然是“那不过占了34营员中的0.00004%”!当年斯大林说过:一个人的死亡是悲剧,一百万人的死亡是数据,显然纳吉是这位苏联独裁者的信徒。

始终如一的国阵支持者

 

以我们对纳吉个性的了解,他动用恶法绝对不会手软。过去一年多来,纳吉因为丑闻缠身,面对无牙老虎阿都拉却动弹不得,一朝得势,岂有不重拳出击的道理?为了强化自己等到头发都白了的首相宝座,肯定会无所不用其极地仿效马哈迪打压起步中的在野联盟、重挫正在崛起的公民社会、箝制刚刚稍见曙光的新闻自由。

 

这样的人,黄泉安(右图)竟然迫不及待要他接任,莫非是配合马哈迪的议程乎?

 

其实,谁不知道黄泉安是国阵“一路走来,始终如一”的支持者,直到在网上大胆针砭时弊被阿都拉政府以《内安法令》威胁之后,才仓皇同民主行动党及回教党高层见面,算是找个后台寻求庇护。现在当了“歪鼻”,多了一层铁布衫,终于可凭豁免权在国会畅所欲言,但也不必“马首是瞻”吧?更何况这匹马现在连该走那条路自己都搞糊涂了。

 

在此之前,黄泉安接受《星报》访问之时,竟然称赞马哈迪是“70%好人”,或许是马哈迪任内的“经济好景”让黄泉安日子过得舒适吧?问问中下阶层的各族人民,答案或许就不一样了。也去关心一下丛茅草行动到烈火莫熄期间遭扣留毒打的人,看看他们对马哈迪的感受如何。

 

黄泉安还认为马哈迪“激发了马来西亚人的想象力”,这就更让我仗八金刚长摸不着头脑了。这个在任内透过种种恶法打击政敌、箝制民间、扭曲司法的前首相,如何激发国人的想象力?

马哈迪的诸多“杰作”

 

马哈迪从政历程中不只一次玩弄种族议题延续政治生命,信手捏来就有:

 

·1969513之后发表《马来人的困境》,以近乎希特勒式的种族决定论诠释国家贫富悬殊的问题,加剧马来人同华人的对立。

 

·1987年茅草行动前夕,授意其左右手巫统副主席安华依布拉欣及青年团团长纳吉制造种族关系紧张的假象。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期间,将马币贬值归咎于犹太裔的国际炒家索罗斯,肆无忌惮地发表反犹太人的极端谈话。

 

·1999年面对安华效应和马来选票大量流失,大选前不惜在电视上重复播放印尼排华的画面,营造恐怖气氛;为了获得华社支持,无奈接受了《全国华团大选诉求》,选后为了赢回马来基层的支持,却反悔食言,将《诉求》批为“奥马乌那,共产党”(虽然共产党本身未必是原罪)。

 

·2001年初,马哈迪连续几次接见马来武术团体,强调它们在保障民族强大方面的贡献,带有向非马来人下马威的意味;与此同时,却不断发表弱化马来社群自信的言论,为了掩饰本身的过错,指责马来人不长进haprak),忘恩负义(tidak berhutang budi),善忘(Melayu mudah lupa),等等。

 

好不容易等到他在2003年底卸职,他开的云霄飞车(Roller Coaster)才停止运行,我们才松了口气。

 

马来青年面对严重吸毒,失业,失学,飚车的问题,印度和原住民社群更是在赤贫边缘挣扎,我可要斗胆请教新科歪鼻黄泉安:马哈迪如何“激发”国人的想象力了?

 

或许我错怪了黄泉安,因为他可能指的是马哈迪的“2020年宏愿”(Wawasan 2020)和“马来西亚国族”(Bangsa Malaysia)等目标,但马哈迪的2020宏愿其实不过彰显了他好大喜功的个性。黄泉安的同僚刘镇东就曾引述首相署的数字,指出马哈迪为了打造布特拉再也花了马币两亿一百万元!至于另一姐妹计划赛柏再也(Cyberjaya),十年下来依然问津者寡,熟悉电脑工业的黄泉安没理由不清楚。

马哈迪(左图)搞了一个又一个大型工程,没有一样不是劳民伤财的,砂拉越的本南族(Penan)就为了巴贡水坝被逼迁,传统居住地被连根拔起;而大部分国人至今还在履行供养国产车的“国民服务”,作为“歪鼻”,黄泉安总该了解一下民间疾苦。

 

就算在财政和经济上,马哈迪也乏善可陈。19817月上任后不久,马哈迪就显示了他刚愎自用的个性,将我国的锡矿囤积起来,以为可以左右全球市场,待价而沽。孰知伦敦金属交易所于隔年二月改变条例,允许无法如期交货的商家罚款了事,导致锡矿价格大泻,我国为马哈迪的自负鲁莽赔了两亿五千三百万美元,这是1982年的价钱啊!

 

马哈迪此举也间接赔上了我国的锡矿业。今天纽约,东京,伦敦和墨尔本充斥着从怡保一带去的“伞兵”(俗称跳飞机),很多正是马哈迪自大行为的直接受害人。想当年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币值近乎相等,今天差距却逐年扩大,让李光耀父子笑得合不拢嘴;1990年代初,马哈迪更指示国家银行大炒英镑,结果让国家亏损高达马币百亿元。黄泉安不信,大可去问他党内的精神领袖林吉祥;老林曾经就此在国会提了n次,要求政府彻查,全无下文。

黄泉安坏了林吉祥的大事

 

至于“马来西亚国族”,昨日黄花矣!且让我暂作文抄公,剪一段马哈迪部落客上的谈话以资证明:

 

Hari ini kuasa politik pun sudah terlepas dari tangan orang Melayu. Dan orang bukan Melayu tidak lagi menghormati orang Melayu dan institusi-institusi Melayu. Segala-gala yang dianggap sebagai hak istimewa orang Melayu disoal dan dicabar. Dan orang Melayu tidak membuat apa-apa untuk menangkis semua ini dan mengukuhkan kedudukan mereka. www.chedet.com, 2008516日)

 

“What does it (指兴都权利行动力量的备忘录) say? Malaysia for Malaysians! This is the reality of the present situation. If we do not speak up, if we choose to keep quiet, we will lose our rights and the other races will take over… When that happens, it will be like Singapore. Do you think we will still have control?” 2008517 日在新山的讲话

 

就在人民联盟信心满满准备趁巫统大乱之际接掌政权的时候,正当林吉祥(左图)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当上我国史无前例的华裔副首相的关键时刻,黄泉安竟然选择在这个时候呼吁阿都拉将退休大计提上日程,这等于是要纳吉接班了。我吁请民主行动党高层,尤其是重用黄泉安的林冠英,严正看待其言论,否则老林当不上华裔副首相,辜负了华社数十年来的寄望,如此重责,谁能担当?

 

请注意:我没有否定黄泉安发表言论的自由,但他既然是我们寄以厚望的代议士,一言一行攸关社稷福祉,总要接受一些检验吧,至少也该解释他为何不把时间花在政策研究,却对巫统权争兴致勃勃?

唐南发在马六甲出生,柔佛长大,目前为旅居曼谷的联合国志工。

读者来函 [0]
没有读者来函
发表评论

您必须先登入才能发表评论

 


 
 
     
 


 
更多新闻
密司忒
2012年08月31日 7:24 pm
902挑衅者捣乱将交警方法办
反山埃委会冀黄燕燕安南赴会
2012年08月31日 6:59 pm
今天,我们熄灯了
2012年08月31日 5:51 pm
“魔镜”的折射
——再谈乔治市壁画
2012年08月31日 5:23 pm
若是我有一百万
2012年08月31日 4:54 pm
要教育部一个月内发新批文
六华团促教长出面解决问题
2012年08月31日 4:02 pm
预设立场漂白稀土厂
特委会仅是做政治秀
2012年08月31日 3:24 pm
308以来人民展示力量
国阵执政集团不思长进
2012年08月31日 2:29 pm
活在真实中
2012年08月31日 1:18 pm
下次集会在国会旅游及文化部
捍委会扬言将在大选传达诉求
2012年08月31日 12:58 am